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信息

青春,没有十全十美

2019年05月27日 16:26:14 来源: 新华网

    黎末回到宿舍的时候,她们已经坐好等着她了。宿舍有点潮湿,房间一百平方米不到,没有光,只有一盏台灯算是照明,四个女孩围成一个小圈,中间放着的四桶泡面格外引人注目。气氛有点压抑,谁也没有说话。

    “应聘还是失败了?”先忍不住发声的人是夏禾。

    “嗯。”黎末发出一声轻哼。

    又是一阵沉默,四个女孩都垂头丧气的低下头来,那是对生活失望的表现。

    “我叫黎末,黎明的黎,末尾的末。”刚见面的第一天,她这样介绍自己。

    黎末的故事,是我偶然知晓的。她来这里工作快三年了,极少和人说话,听她说起她的故事,还是醉酒最严重的那一次。

    时间回到大学那年,她是众望所归,天之骄子,她的奖杯多到数不清。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总有那么一个让人仰望的存在,各方面都很优秀,什么事情都能做到恰到好处,而黎末,恰好就是这千万人中的一个。

    优秀的背后总有艰辛的努力,没有与生俱来的优秀,有没有唾手可得的荣誉,她,也一样。上不完的补习班,做不完的作业,学不完的特长,她的童年青春都是在同一间房子度过,是补习房。

    “玩什么玩,学习去!昨天考试又退步了!”每当她身心疲惫想休息一会时,妈妈就会这样训她。

    最严重的一次,还是填志愿的那次,那个女人用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说不答应她立刻自刎,说她长大了翅膀硬了,说是为了她好。可是她不想要这样的好!她喜欢跳舞,她想没有任何顾虑的去追逐她的梦想,却终究还是在那个女人的逼迫下妥协……

    多少个日日夜夜把自己关在房里,泪,无声无息,碎落一地。不知碎的是那个少女没有实现的梦想?还是那个正处于青春懵懂少女的心房?

    再好的工作,再高的薪水好像也填补不了她那颗空缺的心。

    其实她也是害怕的吧,害怕冰冷的手术刀在人的皮肉上划过的冰凉,害怕医院半夜十二点的钟声,害怕单架板上流失的每条生命,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不过还好,在她觉得自己将要万劫不复时,她们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为她注入了一点生息,直至又恢复了对生活的期盼。

    就像是事先说好的那样,她们的生活好像也没有那样的了无生趣,就像是一潭死水,激起了一点涟漪,而后,波涛汹涌。

    “黎末?你醉了……”我轻叹了一声,“你说她们是你生命中的一点光,你又何尝不是她们的光?再要好的朋友都会有分开的那一天,没有谁变了,只是,事情永远都在向前,那些子虚乌有的缘分……尽了吧?”我挥挥手,扶着黎末一瘸一拐的进了房间……你的安乐,你的叶熙,你的夏禾,都会好好的。

    收到安乐寄给我的信,是几天前,她告诉我她和她的男友去了丽江,登上了玉龙雪山,那个美丽的地方。她寄给我一个美丽的传说,在秋分那天,日月相合,同辉相映,神灵会将人世间最完美的爱情阳光赐予人间,每个被阳光抚摸到的人都会获得最圣洁美好的爱情。

    见信如面:

    好久不见,收到我的信很惊讶?老朋友,不知道千里之外的你还好吗?在写这封信的这一刻,我很幸福,不是虚伪的有目的的幸福,而是完全真诚感动的幸福。你们会替我开心的对吗?过去的记忆会在时间的脚步下慢慢淡忘,上天好像也的确给我降下了惩罚,我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忘记自己做的一些事以及身边的一些人,也许有一天,我连你的模样也记不清,不过幸好,在我最失望的那一刻,我还有他。

    我能感觉到,那些珍贵的记忆正在流失,时间的沙漏不会停止,我想把这些回忆都储存起来,不想让它在记忆的长河中渐渐消散,所以,我写了这封信,就当是我送你的一个故事。

    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在草地上看星星的那次,我好像有点记不清她们的样子,不过夏禾,我清楚的记得。

    她永远是我们四个中最懂事的那一个,她好像无所不能,无论多么棘手枯燥的事情,到她手里,好像也变的生动有趣。

    应该是没有想到的吧,没有想到我们竟然还有吵的不可开交的那一天,却是为了同一个男人,你说可不可笑……

    我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让我走向更深的深渊,而夏禾,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也曾向神忏悔,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如果你见到夏禾,请替我向她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相信你。

    对不起,我的小脾气。

    对不起,没有休止的伤害你。

    我欠你的,下辈子还……还有,祝我幸福吧!

    信里夹着的,是她和那个男人笑的明媚的照片,阳光洒落在他们身上,温暖和煦,岁月静好。

    照片的背面,是我用朱笔留下的刚劲有力的字迹:希望你们的爱情也如阳光一般干净而纯粹。

    罗裙飘飘,乌黑的发丝顺着腰际倾落下来,“原来是起风了,过不了多久,是会下雨的吧……”屋内不知何时走出来一个少年,“你的外套。”

    我接过外套,似惊诧,"你怎么在这?"

    “……”回应我的只有一阵沉寂。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那本书呢?”

    “哪本?”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本。”

    “我不知道。”

    “过几天把它还给我。”不理会我的装傻,自顾自的说完了他的话就进屋了,我望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

    前几天签收快递的时候,收到一本朋友寄来的书。那是个最近才火起来的作家,我在电视访谈上看过她,她似乎有一个很值得品味的故事。朋友说她的文笔很好,像那种埋藏已久的老酒,咋一看,平淡如水,如若仔细品味,却甘醇如烈酒,回味无穷。

    古树下的石桌上,立着一杯咖啡,我坐在旁边的摇摇椅上,仔细品读着她的故事。偶尔有一缕清风吹过,那长长的裙摆,随风舞动,正如我们多年前的晃荡青春。

    她辍学很早,原因无它,不喜欢,仅此而已。

    她是个吊儿郎当的女混混,还曾有过一段“辉煌”的黑历史,抽烟打架,无恶不作。

    初次相识,还是她“英雄救美”那次,成功把她们从几个小混混的手中救了出来,她压低帽檐,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霸气外漏的对他们说,“以后,她们几个,爷罩了。”那一年,她17岁。

    小混混连忙识相跑开,她还有几个小弟,对她死心塌地,好像无论发生什么,那几个人永远都说的一句话是"老大,你先走。"那一年,她19岁。

    直到她的几个小弟再也没有平安归来,她就知道,没有什么比权利来的更直击人心,比金钱来的更有诱惑,那一年,她21岁。

    后来啊,她就发了疯的工作,一天兼职好几项工作,她洗过厕所,扫过大街,做过垃圾场的搬运工,可是在她看来,这些经历,都是她宝贵的财富,她懂得金子总会发光,而在发光之前你要先磨平自己的棱角,正视自己的内心,她是一匹很努力的千里马,她也相信,伯乐终有一天会找上门来。

    她成功了,25岁的她,不平凡,她用4年的亲身经历,造就了一部许多人喜欢的经典。

    她写了许多书,在书中,是她的世界,她的几个小弟并没有死,相反,他们都得到了一个好的结局,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有人说,书中的人也是真真正正存在的,是存在在另一个世界,是平行于宇宙的架空,那些主角配角的名字,活在人们的心里,她那几个小弟,后来怎么样了?谁知道呢,也许他们只是在另一个世界生活;也许他们真的没有食言,保护了老大;也许他们根本没有来过,或者说,存在过。

    黎末,安乐,我们虽没有遵守约定,走过一生,不过,我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各自安好,不去打扰,回忆起从前的种种,那热情奔放的青春,还是忍不住弯弯唇角,笑出声来。

    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发现味道不对,不知何时,他已经把我的咖啡换成了牛奶。

    他指了指书,又看了看我,我撇撇嘴,把书放在了石桌上。

    眼看他又要回去,我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本书就是叶曦写的吧?”

    他沉默了一会儿,终是开口道:"是。"

    “她人呢?”

    “不知道……”

    我一直是个坐不住的人,趁闲余之际,便只身来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地方。

    立在我面前的,是一栋白色的高楼大厦,高处的一个红色加号极为醒目,白色和红色,两个极端,刺激着人们的视觉。

    病房的们虚掩着,透过房门隐约可以看见白色的床单上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少女,柔顺的头发向四周散落下来,衬的她越发娇弱。

    “夏禾。”我叫了一声。

    “你来了?”

    “嗯。”

    “她还好吗?”

    “她很好,而且还有了一个爱她的男朋友。”

    她眨了眨眼睛,而后欣然一笑,"知道她好,我就放心了。"

    如果说安乐是一杯有刺激性的可乐,那么夏禾就是一杯有深度的白兰地,平淡中又带了一点灵气。

    “你就不恨她?”我又问。

    她愣了一会儿,浅笑着说:"我不后悔,我希望她过的幸福。"既没说恨,也没说不恨。

    “你就当真狠的下心来?这是你的一辈子!”我情绪有点激动。

    她拉过我的手,微凉的温度透过她的指间传到我的手上,莫名的平静了我内心即将爆发的脾气,“我觉得你很熟悉,却一点也想不起你的名字,你一定不是一个普通人。”肯定的语气。

    “我知道你是在为我担心,不过可能这也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劫难,我心甘情愿,我希望她好。”看着她坚定的语气,我不知怎么就掉下泪来,一把抱住她,语气闷闷的,“我也希望你幸福。”她摸摸我的头,笑了起来,“我站在就已经很幸福了,真的。 ”她很喜欢笑,她的笑就如同阳光一样纯洁无暇,浅浅的酒窝透露出她的孩子气,她抱着我,我抱着她,似乎时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安乐,你不必自责,夏禾是个很好的人,当初如果她没有推开你,那被失去双腿的那个人将会是你,她不想看见这样的局面,所以她没有犹豫的推开了你,自己成为了被撞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原因,她只希望你幸福,嗯,算起来,你也还了她的愿,你很幸福,而夏禾,在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离开医院,我慌了神的四处找她,再也没有她的踪迹,她去了哪,谁也不知道……

    我起身准备回家,正好碰见来医院的他,我实在忍不住问:“师傅叫你来帮我的?”

    “嗯。”他答话,“起风了,该走了……”

    青春大概就是这样,潇洒肆意,热情激烈,这四个女孩相互搀扶的度过了人生中最低谷的时期,在灾难来临时的有难同当,在岁月的长河中,我似乎看见了那四个少女没心没肺的笑容,不会被生活所打倒,生活中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神奇的事情也会接二连三的发生,你要保持你那颗临危不乱的心,冷静的想一想,人生的下一步,是哪一步。

    我不是黎末,不是安乐,也不是叶熙,更不是夏禾,我只是一个串连故事的人,或者,你可以认为我是在岁月长河中漂流的使者,又或者,我从未存在过。

    朋友,愿你有好运气,如果没有,愿你在不幸中学会慈悲;愿你被很多人爱,如果没有,愿你在寂寞中学会宽容。

    黎末最终还是没能实现她的梦想,做一个舞蹈老师,安乐一直想嫁入豪门,最终却嫁给了一个很爱她的人,叶曦没有放弃追逐,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夏禾,她希望她幸福。

    她们的青春没有十全十美,甚至波动频繁,她们当初的目标没有全部实现,可是至少现在的生活是她们想要的,不是吗?

    没有十全十美的青春,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生,我只期望,你的梦想可以打折,也不能打的太大,你的青春可以不全,但不能放弃,就如她们四个一样,活的自由自在。(颜璇

【纠错】 [责任编辑: 文星月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0934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