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复苏(1977年-1979年)

     党中央英明决策,一举粉碎"四人帮",人民拍手称快,全国上下沉浸在一片欢腾海洋之中。
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折腾",带给国家和人民的是深重的灾难。不啻是破坏了经济建设,阻碍了社会发展,而且颠倒黑白、扭曲事实、混淆是非,搞乱了全国,搞乱了人们思想。因此,上海分社与全国一样,喜悦之后,积极开展揭批"四人帮"斗争,肃清"四人帮"流毒,拔乱反正,医治创伤。1977年至1979年这三年,分社进入了"复苏"、恢复元气时期。

第一节 医治创伤 恢复传统

     粉碎"四人帮"后,百废待兴。医治创伤、恢复传统则是首要任务。
    "四人帮"曾经横行的上海市,首先用很大精力对"四人帮"及其一伙开展揭、批、查。市里大会、小会不断,揭发、批判、清查斗争步步深入。
    上海分社同样是受"四人帮"毒害很深的"重灾区"。为此,分社首先清查与"四人帮"有牵连的人和事,明确提出:"风派"、"溜派"、"震派"人物一个不要。
    具体做法是:
    一、清查:被列为清查对象的分社共有5人。
    二、复查文化大革命中列案审查而被搞错的人。属于这种情况的,分社共有20人,包括文革中被下放基层"战高温"而时间长达五、六年的15个人。对他们一个一个重新审查甄别,落实政策,其中有8人调回了分社。
    三、对文革前在反右斗争及历次运动中被搞错的冤假错案,一个一个进行复查,甄别平反,最终为29人落实了政策。
    在这期间,分社领导班子一直处于不断变动之中:
    1976年11月13日,工作组进驻分社,工作组成员是:刘回年、堵仲伟、曲建崇。
    11月26日,分社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动员揭批"四人帮"。由堵仲伟同志作动员报告。刘回年同志在大会上传达总社意见:总社支持上海市委派工作组进分社工作,分社要在上海市委领导下搞好运动和各项工作,分社的运动和工作由工作组负责。他还传达说,总社认为分社还是好的,人员是有战斗力的,分社要运动和工作两者兼顾。
    1977年2月2日,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车文仪来到分社,参加分社揭批"四人帮"大会。车文仪在会上说,上海分社揭批"四人帮"大会是开得好的,分社同志是好的。他代表中共上海市委在会上宣布成立上海分社领导班子核心,成员是:刘回年、杨瑛、曲建崇,由刘回年代理党委书记、代理社长。他还宣布:徐寿铿不参加分社领导班子,集中精力搞好检查。
    过了二个多月,1977年4月21日,刘回年传达总社对上海分社领导班子的考虑:徐寿铿不要留在分社,后调上海文汇报社工作;高天下放去当记者,叶世涛可保留在领导班子里,东生可进领导班子。同时,总社决定调方健同志到上海分社代替曲建崇同志,方健同志可考虑在分社长期工作。方健同志于1977年5月到任上海,直到1981年5月调回总社。
    1978年初,孙振同志从四川分社调到上海,任分社党委书记、分社社长。刘回年同志调回总社军事部。同年4月,分社成立了新的党组,成员有5人:孙振、杨瑛、方健、东生、叶世涛。
    孙振在分社工作时间很短,不久就被调到总社摄影部任主任。孙振同志调走后,分社领导班子人员残缺不全,时间拖得很长,直到1978年底。当时,东生同志主要负责搞运动,方健同志侧重抓业务,叶世涛同志做采编主任。后来,东生同志的主要精力搞创作去了,方健同志又调走。最后,班子领导成员中只剩下杨瑛、叶世涛两人。

第二节 运动、报道两不误

    在紧张开展揭批"四人帮"斗争、肃清"四人帮"流毒的同时,分社坚持运动与报道两不误。1977年和1978年两年,分社的报道除了日常性的一般报道外,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
    一、关于揭批"四人帮"斗争的报道:
    重要报道有:《深切的怀念 愤怒的控诉--上海人民在纪念周总理逝世一周年的日子里》、《上海工业战线狠批"四人帮"破坏工业学大庆罪行》、《一个阴险毒辣的反革命策略--狠批"四人帮""稳住上海、搞乱全国、乱中夺权"的罪行》、《一个惊心动魄的政治大阴谋--揭露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黑文出笼经过》、《为党的政策而战--揭批"四人帮"批<上海的早晨>和制造"桑伟川事件"的真相》、《这样的人当代表我们高兴--介绍与"四人帮"顽强斗争的青年工人陆国梁》、《压不倒摧不垮的优秀共青团员--记同"四人帮"英勇斗争的周千俭》、《春天来到上海》、《希望所在--上海人民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勤奋学习》等。
    二、关于落实政策方面的报道:
    重要报道有:《"四人帮"是怎样残酷迫害曹荻秋同志的》、《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坚决落实党的干部政策对"四人帮"制造的假案冤案进行平反和昭雪》、《上海市委坚决落实党的政策     为一万多名干部和群众彻底平反》、《上海市有关单位党组织对过去审干遗留问题认真做好复查工作》、《上海无线电十四厂党委正确对待出身不好或家庭、社会关系有问题的技术人员》、《上海为金仲华同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上海市委为林彪"四人帮"制造的大冤案--上海地下党案件彻底平反昭雪》、《恢复技术人员职称不等于完全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上海冶金系统技术人员使用情况调查》、《启示--记毛主席在上海的三位知识分子朋友》、《"老九"坐上了"八仙桌"--上海轻工纺织手工业在调整中前进》等。
    《"四人帮"是怎样残酷迫害曹荻秋同志的》一稿是当时一篇很有影响的报道落实政策的稿件。此稿原是一篇内参,详细披露了"四人"一伙残酷迫害上海市市长曹荻秋同志致死的铁的事实。稿件由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胡耀邦同志审定内部刊用。胡耀邦同志在审阅此稿时,专门在上面加了一小段记者无法掌握的原中央组织部部长郭玉峰参与迫害曹荻秋同志的材料。内参稿件刊登后,在内部引起强烈反响。总社要求公开报道这件事,通知分社记者将内参报道改写成公开稿件,然后即向上面送审。但送审稿件从北京辗转到上海,又从上海返回到北京,没人在送审稿件上画圈同意。最后,稿件再次送审到了胡耀邦同志手中。耀邦同志立即拍板同意公开报道。1978年10月6日,总社向全国播发了长篇通讯《"四人帮"是怎样残酷迫害曹荻秋同志的》,《人民日报》等全国绝大多数报纸均在第二天用大幅版面显著位置刊登了此稿。当时,公开报道为受迫害的省部级以上高级干部平反昭雪是宣传报道上的"禁区"。此稿的公开发表,等于是冲破了这个"禁区",为此类报道"开了个口子"。之后,有关这方面的报道相继见诸报端。

第三节 群策群力 成绩显著
     粉碎"四人帮"后,分社工作一年比一年好,成绩一年比一年大。尤其是1979年,分社在各个方面特别是报道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围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组织报道,发了一批影响较大的稿件。1979年共发稿1,298篇,比1978年发稿1,000篇多出298篇(1977年报道在数量上差一些)。这些稿件被总社大部分采用,采用率达到80%(截止当年11月份统计);而《人民日报》采用了这80%中的40%。地方报纸采用分社的稿件也不少。开始改变了上海分社报道"又多又快、不好不坏"的局面。
    二、通过内参全面反映了上海的情况。这一年,中央领导同志批示分社内参稿件特别多。
    三、向地方报纸发稿作用大,效果好。摄影组在这方面做得较为突出。
    四、分社绝大部分同志工作勤奋努力,受到分社党组肯定。
    分社在总结这一年报道工作时,认为有四个方面体会:
    一、报道工作一定要联系实际,要有针对性。所谓联系实际报道,就是联系工作实际,联系思想实际作报道。所谓有针对性地报道,就是要针对干部、群众所关心的问题报道,针对现实中的新情况新动向作报道。例如,针对干部中一些糊涂思想明确要四化建设为中心而采写的稿件《解开三条绳索》、《党的三中全会政策是为多数人服务还是为少数人服务》等。还有,针对有人怕抓思想工作这一动向采写的稿件《共青团上海市委加强思想工作引导青年搞四化》、《上海工交系统怎样抓政治思想工作》,后者上了《人民日报》头条。《上海公安部门发布关于治安通告》一稿,提出了六个不准,说了人家想说的话,为全国34家报纸采用。
    如何做到报道有针对性?分社认为,首先要对事物正确的东西、错误的东西有鲜明的态度,要真正成为党和人民群众的喉舌。针对性离不开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要处理好党性和人民性的关系。
    二、要敢于突破禁区,扩大报道面,反映广大群众感兴趣的东西。比较好的稿件有:《上海恢复广告业务》、《书法展览会上98岁老人得一等奖》、《青年工人的周末晚会》、《胡适的'水泾注'》。但这方面的稿子还是太少,这与分社提倡不够、重视不够以及记者的触觉不够有关。
    三、报道中要注意辩证法,力戒片面性,以便影响报道深入。
    四、实事求是,不赶浪头。搞新闻工作,不赶浪头,但宣传一定要跟上形势。对党的路线跟得紧,应该。但一定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例如年初上面要求报道"批判找米下锅"与"压高指标"等,分社记者就不硬性做文章,而是从实际出发,有就报道,没有就不报道。
    1979年分社成绩突出,进步很快,令总社满意。
    1980年3月14日下午,分社举行全社发奖大会,对1979年工作成绩突出的先进个人和先进集体予以嘉奖。这是粉碎"四人帮"后,分社首次举行评选先进发奖大会,先进个人和先进集体是经过分社几上几下讨论、评选才确定的。
    上海分社老社长、时任总社副社长的穆青赶来参加颁奖大会。穆青同志亲自给分社1979年先进个人获得者和先进集体颁奖,并即席发表了激情洋溢、对分社充满期望的讲话。他的讲话事实上是为上海分社在八十年代的振兴指明了方向。
    穆青同志说,刚才的气氛与我们五十年代老上海分社差不多了。这里记者人数较多,是国内宣传很重要的分社。去年一年,上海分社进步还是快的,成绩还是大的,令人满意。去年还有几个分社进步也很快,四川、浙江、陕西,但上海还是比较突出。所以,总社这次要布置一些报道,还是选了你们上海。
    穆青同志在讲话中明确向分社提出了一个要求:"上海分社能不能够、敢不敢于在今后的工作中,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当一个突击连或突击班,当一个敢死队。敢不敢也就是在各方面冒尖,在新的长征中带个头。我觉得上海分社是有条件的。"
    他认为上海分社能够做到"在新的长征中带个头",因为有四个有利条件:
    有利条件之一,上海地位重要,是举足轻重的地位。这里有工业基础,也训练了一大批干部,他们在上海四化建设中起很重要的作用。这就给上海分社提供了很重要的客观条件,分社记者在这样的环境中大有可为。
    另一个有利条件,上海市委对分社是很关心的。穆青说他这次在上海见到了陈沂、陈锦华两位市委领导同志,他们都很支持分社的工作。党委关心支持,抓得很紧,这是个好的传统。
    第三个有利条件,分社本身,上海分社过去有好的传统,也有教训,正反两方面都有。从最近三年实践看,分社在医治创伤、恢复传统方面做得很好,前进速度很快。分社领导力量、记者力量都较强。
    最后一个有利条件,总社也是很关心上海分社的。
    穆青同志说:"有了这些条件,上海分社完全可以在八十年代放出更多的光华和光彩出来。大家不要丧失信心,要勇敢地把这付担子挑起来,当新长征路上的突击连。为此,你们要比一般人辛苦些,要吃苦在前。晚上仍在几盏灯下写稿奋战,这在上海分社是有传统的。"
    他要求上海分社做到"三出":一出好的产品。要把报道搞好,要有一些有全国影响的报道。二出经验。上海分社过去出了些经验,今天还有用处,不要忽视这些东西。这是我们走过的道路。三出人才,培养干部。上海确实是培养干部的好地方,培养干部有有利条件。这也是上海分社的传统,把记者放到第一线,去闯,慢慢就把记者带出来了。当然,这是个长期的工作。相信上海分社能做到"出产品、出经验、出人才"。
    穆青同志最后说:"希望大家发扬集体主义精神,同心同德,搞好团结,把全部力量扑到工作上。不要分散、抵消力量,不要受消极情绪的干扰,以大局为重,少计较个人恩怨,多看别人的长处,尊重别人。只要有这种愿望,是可以使整个分社形成一个拳头,就会有力量。五十年代,上海分社职工心情舒畅,没有疙疙瘩瘩的事,一个共同的目标、事业心,把大家团结在一起。一切为了事业,一些私人的东西就会减少。分社的基本情况是好的,团结的,希望大家以事业为重。分社领导要抓这件事,还要靠大家。大家有这种愿望,才能形成拳头。为了党的事业,同心同德,互相支持,互相帮助,要有集体荣誉""去年你们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八十年代希望你们再大步前进,克服一些缺点,兢兢业业。我相信你们会做出更大的成绩来。"
    穆青同志的讲话在分社全体人员中引起了强烈反响。杨瑛同志在最后的总结发言中说出了分社同志的心声:"穆青同志的讲话是对我们上海分社的很大鼓励,去年我们有了一点成绩,但很不够的。我们是受'四人帮'破坏很厉害的分社,要变为全国第一流的分社,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因此要达到穆青同志讲话中提出的要求并不简单。请大家会后讨论一下,集思广益。我们一定要把分社来年的规划搞得更加具体,群策群力,团结奋战,争取在八十年代第一年开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