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3672.jpg
埃塞的漂亮女孩
文/图  陈雅妮 于磊焰
  2006年金秋的北京,街头充盈着浓浓的赤道风情和"阿非利加"式的热烈--中非合作论坛峰会盛会,使遥远的非洲空前地近在咫尺。这种氛围让我们感到亲切、怀念。一年以前的此时,我们新华社东非考察组一行7人,远涉重洋,对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肯尼亚三国进行了为期15天的考察访问。那些沐浴印度洋海风、与金合欢"华盖"为伴的日子,使我们对陌生的东非大陆有了一种难得的体验和感知。
768405.jpg 933676.jpg afy12.jpg DSC00031.JPG DSC00032.JPG DSC00069.JPG DSC00111.JPG DSC00130.JPG DSC00222.JPG DSC00142.JPG IMG_0088.JPG

穷困,却快乐着


埃塞的漂亮女孩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我们于当地时间二十一点多钟到达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机场广场看上去有些眼熟,一问的确是中国内地某城市的手笔。沿途的低矮凌乱的建筑物,似乎不大能找到首都的感觉。快要进城时,开始有三三两两的黑人在路上转悠,一见有车停下,便凑过来伸出手,嘴里念叨着:"弯波!弯波!"(一埃元的意思)原来是星夜路边乞讨的人群,其中不乏背着小孩的妇女。这个全球最不发达国家的穷困,一下子就给了我们深切的印象。

  次日白天,这种印象就更突出了,马路牙子上站满了无所事事的年轻人,随时会有人跑过来伸手"弯波!"据说全城至少有一百万这样靠行乞为生的无业者。乞讨者能要到一元埃币(相当于一元人民币)就兴高采烈,据说可以过上一天。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埃塞俄比亚44%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足1美元,平均每年约500万人需要救济。

     但让我们不解的是,从这些人脸上似乎看不见愁苦的神情。他们蹦蹦跳跳地跑过来讨钱,讨得到讨不到,都是笑嘻嘻地一轰而散,有的还彬彬有礼地帮你关好车门,向你挥挥手,颇有职业乞讨者的风度。更让人匪夷所思地是,在亚的斯工作的中国人几乎众口一词地称赞这里的治安良好,黑人非常友善,很少攻击性。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天清晨,马路上有不少人练晨跑,其中恐怕也不乏白天站马路牙子的无业和行乞者吧。这也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在世界田径赛场上,埃塞是跑得最快的国家之一!在人们的想象中,贫穷似乎难免与偷盗抢窃连在一起,但在埃塞,这种惯例被黑人乐观和知足的天性打破了。

    在埃塞期间,我们造访了位于巴哈达尔市的尼罗河源头瀑布,在这近乎蛮荒的原野,在这遍地是赤足扛棍的黑人世界,我们经历了两次有惊无险的事故,让我们体验了埃塞的安宁和友善。

    一次是从尼罗河源头瀑布返回途中,突然遭遇非洲荒原上的骤雨。我们八个中国人和十多个黑人不得不挤在一条塑料布顶棚的小船上避雨,足足在风雨中飘摇了二十多分钟。此前的一路上,他们为"弯波",自己走泥泞,把路让给我们走;自己淋雨,把伞让给我们撑。这会儿,真有点像五百年修得同船渡了。

    另一次是在尼罗河源头的湖边,考察团的一位女同志因迷恋湖边的一棵大树,光顾着拍照迷路走失了!这时天色已晚,湖边树木浓密,没有灯光。语言不通,电话也无法联系。半个小时以后大家终于会合时,未免惊喜而后怕。这时,在幽暗的湖边,当地的黑人们正悠闲地散步,还有人在弹着吉他唱着家乡的歌谣。

     在经济稍发达一些的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城市风貌和人们的穿着行止不像埃塞这么原始古朴。但有一道风景也让我们感到其中的一脉相承。内罗毕城内大树参天,阳光穿过树丛照射在马路上。这里的马路没有专门的人行道。就在马路边的石子路上,内罗毕的上班族成群结队地大步行走着。清晨沐着朝阳去上班,夜晚迎着夕照回家来。同行的同志告诉我们,他们这样每天要步行十公里以上,为着每月十多美元的工资。

 一盘没开席的盛筵

    来非洲听到这么一种说法:上帝就是让这样的一群非洲人守住非洲大陆,使得非洲至今还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一片地球上最后的伊甸园。

    在东非三国,我们所到之处,几乎没有见过冒烟的工厂,甚至也看不见成片的农作物。但是,汽车驶过的沿途,处处能看到连绵起伏的原野,一望无际的土地。柔和舒缓的线条,绿中带黄的草地,疏密有致地点缀着非洲著名的伞形金合欢树。在去尼罗河源头的路上,我们走过一大片空旷的荒野。脚下的泥土黑得冒油,地上的植物葱绿欲滴。真是美丽而富饶的大地啊。这与我们驱车大西北时看到的满眼戈壁相比,自然条件真是天壤之别。


桑给巴尔岛风情
DSC00042.JPG DSC00044.JPG DSC00045.JPG
夕照下的非洲原野 夕照下的非洲原野 尼罗河源头的旖逦风光


    更不要说原生态的旅游资源了。在坦桑尼亚,我们渡海上了桑给巴尔岛,在东海岸的海滨浴场,惊讶于那么湛蓝的海水,那么雪白的沙滩。考察团的一位女同志颇有创意地用矿水瓶子装了一瓶雪白的细沙,准备带回家去做摆饰。其实,在印度洋环绕的坦桑,这样的海滩比比皆是,当地人已见多不怪了。 在肯尼亚,就在被数百万只火烈鸟染成粉红色的那库鲁湖边,我们登上一处居高临下的观景处,纵目望去,错落的丛林,起伏的原野,彩色的湖泊,那么辽阔悠远,层层叠叠,完全是动画片《狮子王》场景,真是大自然的恩赐啊!

    笔者在互联网上读到这样一段文字,颇能表达东非旅游的特质:"20世纪初,每年都有大批西方绅士淑女坐着轮船再转乘冒着浓烟的火车受尽颠簸之苦进入东非大陆。无论是真有冒险天性还是喜欢附庸风雅,总之这会是一趟值得大大炫耀的旅行。人们为什么爱东非?因为在这里人类能够像伊甸园时代那样与无数美丽的生灵亲密接触,荒野中的旅行永远都藏有无限惊奇。"

     除了大自然原生态的,还有非洲文明的珍贵遗存,如肯尼亚国家博物馆保存完好的三万五千年前的岩洞壁画,也有收藏着非洲原野的爱情、至今能感受到那种温婉高贵气息的凯伦庄园……

    除了这些浮光掠影便能看得见的资源,更丰富的资源可见资料显示:肯尼亚境内矿藏非常丰富,但除纯碱和萤石外,重晶石、金、银、铜、铝、锌、铌等多数矿藏尚未开发。埃塞俄比亚水资源丰富,号称"东非水塔",但利用率不足5%。坦桑尼亚森林和林地面积占到国土面积45%,水力发电潜力达到4亿千瓦,全国可耕地面积为3940万公顷,但已耕面积不到六分之一。除金以外,其丰富的矿产资源也类似肯尼亚,远未得到充分开发。

    在地球上许多地方由于资源的过度开发而"杯盘狼藉"的当今,非洲,至少是东非,几乎就是一盘尚未开席的盛筵!


母狮和她的两个孩子

 

afy16.jpg DSC00012.JPG DSC00014.JPG
云层中的乞力马扎罗山顶
非洲原野上的角马
待摘的木瓜
DSC00018.JPG
DSC00021.JPG
DSC00031.JPG
桑给巴尔岛上的古城堡
好客的埃塞男孩(大学生)
母狮和她的两个孩子

希望在非洲

    与整个非洲大陆一样,东非三国目前仍面临着很严重的社会问题。贫穷和饥饿,教育和医疗匮乏,失业率高居,艾滋病蔓延等等互为因果,严重阻碍着东非社会经济的发展。联合国新近公布的全球49个最不发达国家中,非洲占36个,埃塞俄比亚和坦桑尼亚位居非洲后列。2003/04财政年度,埃塞俄比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为112美元。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除了总统府、使馆区等少数地方,500万人口的城市几乎就是一个大贫民区。坦桑尼亚人均国民收入约为280美元,官方公布失业率达34%左右,约50%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但解决这些问题的前景决非一团漆黑。整个非洲大陆开始由动荡走向平稳,发展成为主流,巨大的未来市场正在描绘之中。

    据我们考察了解,东非3国近年都不同程度加大社会改革。埃塞俄比亚执政党确立各民族平等参与国家事务的"革命民主"和"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肯尼亚新政府将根除腐败和振兴经济作为施政要务,实施国企私有化和法制改革。坦桑尼亚政府逐步将私有化改革重点从宏观转向微观领域,积极推进中小企业发展,以解决贫困问题及由此产生的社会矛盾。由于这些改革措施,东非三国已经遏制住了经济长期下滑的趋势,出现了较快的增长。其中GDP增长率最高的埃塞俄比亚超过10%。


    希望不止于此。在这里,我们能感受到的还有一种可喜的增长理念。我们所到之处,基本没有看到大规模大兴土木、破坏地表和污染环境现象,表现为一种较低消耗的经济增长模式。即使在商业服务较发达的内罗毕,绿荫拥簇的低层风格建筑群落,构成城市风貎主体。在大城市内及公路干道周边,飞禽走兽自如生活着。

    在旅游业的开发上,更是有意无意地体现出先进的环保意识。闻名于世的肯尼亚马塞马拉和那库鲁国家公园,看不到任何水泥地面和坚固建筑,五星级宾馆也是绿地大树帐蓬房舍,公共空间以原木门廊为主体,充分保持原始的古朴自然,尽量消减对环境生态的负面影响。景点有限的接待能力和通往保护区的简易道路,也无形中起到控制客源、保护环境的作用。几乎所有的高级度假区,都是用椰子树叶做成精致华美而又浑然天成的屋顶,资源利用达到极致。

DSC00051.JPG DSC00053.JPG DSC00064.JPG
马塞马拉国家自然保护区的月色 马塞马拉国家自然保护区五星饭店 桑给巴尔岛风情

 

肯尼亚艳丽的舞者

    较好的理念还表现在社会公共生活方面。一家中资企业负责人告诉我们,在埃塞俄比亚,"第一夫人"随意出入普通社区,与社会底层的姐妹朋友始终保持着亲密联系,他们想见政府部长一级官员甚至副总统并不困难。我们拜访肯尼亚通讯社时,得知政府一位副总统就在同一幢楼内办公,里面还有众多其他机构。在亚的斯亚贝巴和内罗毕我们看到,环绕总统府的不是高墙深院,而是普通的通透式栅栏,院子里的情况路人看得真真切切。

    一些制度的框架设计也体现出超前的意识。肯尼亚和坦桑尼亚都实行小学免费义务教育,三国都全面建立了职工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制度,企业解聘一名员工,要支付相当高的经济成本。埃塞俄比亚从政府机关到众多其他组织,都设有专职公关机构,非常注重和社会民众的沟通。三国都建立起有效的社会制衡机制,实行多党制,但没有反政府武装,宪法规定军队不得干政。这种体制使得经济虽然落后但政局平稳。中国驻肯尼亚政务参赞关若洵女士向我们介绍,这个国家从上世纪1963年独立以来,社会非常平稳,经济出现负增长时也是如此,既使执掌政权近40年的肯盟被反对党拉下台,社会也没有出现动荡。

    非洲大陆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它不但是人类最早的发祥地,而且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在远古和古代,曾经引领人类的发展。

     愿贫困而富有的非洲,在人类追求原生态的当下,给世界带来新的希望。(完)

 
Copyright© 2000-2006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社上海分社网络中心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